【親子議題】帶全家人環遊世界一年!浩子:不管孩子長大記不記得,過程快樂最重要

 

藝人浩子去年戲劇性的請假一年,帶老婆小孩環遊世界,闖蕩異國變成生活的一部分,在一家人心中默默種下流浪的種子……

 

「看到那麼多美景、吃那麼多美食、有那麼多感動,它會一直累積……這麼棒的一幅拼圖好像缺一塊:家人。」搞笑藝人組合「浩角翔起」成員之一浩子(謝炘昊)收起鏡頭前的耍寶,正色說道。訪問時只有浩子,看起來好像不太完整;不過,離開這年,也許是他最完整的時刻。

浩子與搭檔阿翔(陳秉立)主持美食旅遊節目《食尚玩家》走訪世界各地的美食美景,出道十多年,以草根又帶點傻氣的特質,成為老少通吃的本土天團。二○一六年是兩人事業巔峰,媒體報導當時兩人的年收入高達數千萬元。

工作邀約接踵而至,但對浩子來說,累積的收入沒有化為心靈的收穫。做為美食旅遊節目主持人,也並非表面上看起來的都在玩,「錄影其實是在作戰,」浩子嚴肅的說。

二○一六年底,浩子毅然告假一年,帶著老婆「寶貝魚」,與當時五歲的兒子臭寶、四歲的女兒Queenie去環遊世界。這個決定,當時讓許多粉絲下巴都掉下來。但內心已經累積這麼多想出走的渴望,做這個決定其實很自然。「有一天早上跟老婆喝咖啡時,我突然跟她說:『我們去流浪半年。』」一向順服浩子的寶貝魚雖然有點嚇一跳,但沒有太多質疑,只提醒他要告訴公司。

他當著太太的面打電話給經紀人:「我要請假一年去環遊世界。」半年變一年,浩子當時打的算盤是「留點討價還價的空間」,沒想到公司竟然大方答應。沒有人「勸退」嗎?浩子說:「當時我和大家說這個決定,不是『請示』。」公司和阿翔知道他提出這種請求,是內心早就決定好了。

 

員工留職停薪一年,一般公司都要考慮許多,何況藝人的工作收入和公司營收息息相關,同意他告假一年,更顯得公司對他的重視。在共事七年的經紀人鈺峮眼中,浩子是個努力帶給觀眾歡樂,同時也是下班後把時間都給家庭的人,她對浩子的長假申請抱持正面看法:「安排工作上是有滿大變動,但也沒有什麼不好。」一年的空檔,也是為演藝事業補充能量。

「有這麼多人支持我的任性才有辦法成行,」在組合中被稱「大哥」的浩子,吐出這句話,算是表示了謝意。

全家共享世界一年,無價

媒體報導浩子一年沒工作,損失上千萬元收入,他則花費至少六百萬元在這趟旅行上,許多人很好奇,為什麼願意放棄賺錢機會,而阿翔對他告假沒有埋怨嗎?浩子說:「我第一時間告知他,他也知道我大概會做這種事情,不很驚訝,就是尊重啦。」阿翔是務實工作狂,浩子則是感性浪漫派,他瞪大眼睛說:「啊你賺到錢不花就是變遺產啊,有花才是財產,要有這個觀念,不要被錢控制了。」

中央大學資管系畢業的學霸,踏入諧星之路;全家出國流浪少賺的、花費的一來一回數千萬元,在他心目中,和家人共享世界一整年,才是無價。「收入沒有大家說得這麼多啦,但(環遊世界)收穫很多,」浩子說。

這麼重視家人,問他從小和父母關係很不錯嗎?浩子低調說:「不太想答這題耶。」和許多那個年代的爸媽一樣,浩子的父母也很傳統,對孩子的愛不會說出口,「沒有所謂溝通或聊天,」直到高中,他開始用功,功課名列前茅,「爸媽覺得很驕傲,我也才覺得要繼續努力,從那一刻起才有點不一樣。」

 

成長經驗也讓他下決心不當傳統爸爸,現在他和兒子會互道早安、講我愛你。浩子說,因為上一輩不會講,讓說愛變得很難,但這需要學習,「當成日常的真誠問候,就會很簡單。」

浩子規劃環遊世界的行程說來隨意,只先抓想要去的國家,但又自有一套策略:全家人都不喜歡夏天,於是「逐溫度而居」,大多去溫帶國家,氣溫在攝氏十二到二十二度左右;起站選擇和台灣生活最接近的日本京都,讓家人適應流浪生活,之後陸續到西班牙、荷蘭、義大利、瑞士、丹麥、英國、加拿大、美國,最後一站跳出「同溫層」到古巴。

成長經驗也讓他下決心不當傳統爸爸,現在他和兒子會互道早安、講我愛你。浩子說,因為上一輩不會講,讓說愛變得很難,但這需要學習,「當成日常的真誠問候,就會很簡單。」

浩子規劃環遊世界的行程說來隨意,只先抓想要去的國家,但又自有一套策略:全家人都不喜歡夏天,於是「逐溫度而居」,大多去溫帶國家,氣溫在攝氏十二到二十二度左右;起站選擇和台灣生活最接近的日本京都,讓家人適應流浪生活,之後陸續到西班牙、荷蘭、義大利、瑞士、丹麥、英國、加拿大、美國,最後一站跳出「同溫層」到古巴。

 

周遊列國生活能平安歸來,老婆寶貝魚是最大功臣,找住宿、機票等雜事一手包辦,浩子坦白自己是「廢咖」一枚,只出一張嘴。「她簡直像帶三個小孩去流浪,但沒有半句抱怨。」他調侃自己大概是「高富帥」,才能娶到這麼完美的老婆。

 

現實是,漫長的流浪生活,根本修行一場。平常帶小孩出門,就足夠讓大部分父母繃緊神經,帶兩個小孩環遊世界一整年,光想像都覺得太「幸福」了。浩子坦言,過去工作忙碌,見到孩子也只是接送或回家後的片段,全天相處是很大的考驗。

孩子的起床氣、慢吞吞,一開始讓浩子大為光火。他採取軍事化教育,小孩一「番」起來,不管在哪,立刻叫他們去面壁冷靜,全家人等他。後來逐漸領悟,不要因為孩子的行為綁架自己的情緒,「我從孩子眼中看到憤怒的父母!」孩子穿鞋很慢,「你就不要看他,不要折磨自己,」「大家犯錯都希望被原諒,更何況是小孩,而且大人也常會犯錯,」這些都是旅行修煉教會他的事。

浩子每天早起給自己一段獨處時間,一個人出去走走、洗衣服、喝咖啡,跟遠方朋友傳照片報平安,「幫自己的生命找到出路。」

一雙兒女在流浪中,也漸漸展現懂事。旅行某天,要很早出發,浩子叫醒兒女起來梳洗,小小的他們竟然沒有任何起床氣。當大人整理完東西正要出發,看到女兒又靠著門邊睡著了,「他們還是累,但是知道了流浪真實的面向,就比較不會抱怨,我會給他們一顆糖當獎勵,覺得這小孩怎麼這麼棒,」孩子的成長和改變,喚醒浩子內心最柔軟的一面。

 


今年浩子生日,爸爸生平第一次打電話祝他生日快樂,「他打來時滿尷尬的,但還滿開心,我媽還傳LINE開玩笑說沒有蛋糕喔?我們家其實是一個嚴謹不幽默的家庭,但也是可以改變的。」

談起旅行最大的收穫,他回答的有那麼一點哲學:「我在京都有天想到,為什麼要來當人?當人要幹嘛?我在台灣有人說你賺一堆錢、有一番成就,但在這個領域(演藝圈),有或沒有這個浩子其實沒有差別。」

他在每個國家看到不一樣的生活方式,學會把自己變小一點點。「有時候自己一個關卡過不去,好像多了不起,其實也沒有,宇宙這麼大,你只是中間很小很小的一塊。」

孩子的世界:到哪都開心

他也從兒女身上學到許多,其中一堂課是:過程的快樂最重要。孩子從出門那一刻起,就一直很快樂,「不是到什麼知名景點才開心,他每一個過程都開心。」很多人會問,這麼小去環遊世界,孩子會記得嗎?浩子認真的說:「不記得也就算了,我沒有一定要他記得什麼,重點是曾有過這樣的過程。」

回來半年多,漸漸走回日常步調,不料老婆竟然「一試成主顧」,篤定對他說:「第二次環遊世界勢在必行。」連在國外時常嚷嚷想家的兒子,有天竟也冒出一句:「爸爸,我好想念在國外的生活。」讓他發現,流浪的念頭是一顆小種子,無意播種,卻已悄悄發芽。

才剛合體復工,浩子內心小宇宙卻早已翻騰著等孩子長大,或許就有再次成行的一天:「兒子可能有一天對我說:『爸,我們再去流浪一年。』這次他當總召,換我被招待環遊世界。」話鋒一轉,他搞笑的說:「也有可能跟我說:『誒,是我跟我女朋友要去環遊世界一年。』那我會滿失落的,但沒關係啦,總是有自己的生活嘛!」

 

資料來源:親子天下